中国花670亿援助加纳加纳回以“无价特权”到底值不值?

在上世纪七十年代,中国曾经耗费670亿资金,援助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非洲贫困小国——加纳。我方领导大喜过望,表示过往的欠款统统一笔勾销!这个所谓的“优先权”到底是指什么?中国和加纳之间的故事是怎么展开的?欠款一笔勾销,我方这一回到底是赚了还是亏了?

加纳在1960年就正式宣布脱离殖民统治,并且很快就和我国建立起外交关系,但因为政局的动荡和国际局势的变化,两国之间的友好合作一直到七十年代才切实开展起来。彼时的加纳迫切需要改变,而新中国正好在践行“平等互利、合作共赢”的行事准则,和广大的亚非拉国家共同进步,双方一拍即合,开始了长达数十年的互通有无。

其实说是双方间的合作,但那时的加纳一穷二白,所以更多的是中国单方面提供援助,帮助加纳进行各方面的建设。在漫长的交往过程中,有着“基建狂魔”称号的中国不仅派来不计其数的工人,帮助加纳建设基础设施,还在这里兴办医院救治当地老百姓,创办学校培养各个领域的专业人才,方方面面加起来,总体的援助金额高达670亿。

加纳民众也不是忘恩负义的人,这670亿援助款,他们通过自身的努力还掉了一部分,剩下的都作为贷款慢慢还着。一直到2007年,加纳领导在国民的一致同意下,赠送给中国一个“无价之宝”——境内铝土矿的优先开采权。加纳的大手笔震惊世人,我方领导感念对方的主动,宣布免除加纳的部分历史欠款。到底是加纳人知恩图报、堪当楷模,还是这铝土矿另有玄机?中国这回是赚是亏?想要探究这背后的深层原因,还是要以两国当时所处的时代背景为切入点来进行分析。

新中国成立后长期受到西方国家的孤立和封锁,虽然说关起门来过自己的小日子也不是不行,但是有清朝末年闭关锁国的经验摆在那里,领导们也深知闭门造车不是一个合适的选择,尤其是中国和西方国家比起来已经落后了好几个阶段,再不接受新知识势必会悔之晚矣。可欧美那边群狼环伺虎视眈眈,实在没什么信得过的好伙伴,领导们苦思冥想多时,最终将目光转向了广阔的亚非拉大地,在第三世界中寻找并肩作战的战友。从这一时期起,很多贫穷落后的非洲小国家走进中国人的视野,成为我方的援助交流对象,这其中就包括加纳。

说起加纳,可能很多人都没什么印象,即便是有听过名字的,也只记得那里的足球和可可豆。加纳位于非洲西部,人口不到三千万,不管是看起来还是听起来,似乎都不是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。其实不然,加纳地方不大,内部资源却十分丰富,往贵了说有黄金、象牙、钻石和其他的矿产资源,往平常了说有木材、可可以及热带水果等出口物,开发潜力巨大。殖民时代开启后,空有资源却毫无自保能力的加纳成为列强大国眼中的肥肉,葡萄牙、荷兰、英法以及美国等西方国家先后到来,利用坚船利炮占据这里,当时的加纳海岸被称为“黄金海岸”,意思是专门为西方国家输送黄金的地方,甚至还一度成为贩卖黑奴的据点,洒满无辜者的泪水和鲜血。

西方列强残暴不仁作威作福,加纳民众深受其害,日复一日地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,苦不堪言。一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,国际局势发生变化,像荷兰和葡萄牙等第一代海上霸主早就没落,有日不落帝国之称的老牌殖民帝国英国,实力也大不如前。当时加纳的实际控制者正是英国,但英国在二战中损耗了大量的元气,无力管理广阔的殖民地,正好全球也掀起了民族解放运动的高潮,浪潮席卷到加纳,备受欺凌的当地老百姓思想解放,彻底愤怒了,接二连三揭竿而起表示反抗,或动用武力,或罢工抗议,和驻守当地的殖民统治者进行长期斗争。

英国人咬牙坚持了几年,最终还是扛不住时代趋势,被迫宣布加纳独立,加纳共和国就此成立。可建国只是第一步,怎么把国家的实力发展起来才是重中之重,不然身无长处却怀揣巨宝,宝物不仅不能带来财富,反而会引起祸端。加纳领导很急迫,可国内的情况却让他束手无策,长期遭受战火的摧残和殖民统治的剥削,加纳国内的工农业基本没有得到过发展,底子太薄,只能一步一步打基础,不可能一口气吃成个大胖子。加纳国内倒是有充足的劳动力,但这劳动力的质量颇为堪忧,民众们被压迫多年,家中无米手中无钱,一个个形销骨立面黄肌瘦,当务之急是让老百姓吃上饱饭,提升幸福度和归属感。

加纳领导深知,想要改变加纳的现状,仅仅靠他们自身的力量是不够的,还必须有一个强有力的外援做支撑,但在当时的国际局势下,能和西方资本主义抗衡的势力少之又少,斟酌再三后,加纳人将目光锁定在新中国身上。

要说是加纳对中国了解很深、寄予厚望吗?其实也不见得,当时的中国还没有发展到如今的规模,论国力也没有和西方国家硬碰硬的可能性,但有道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,加纳和西方资本主义阵营闹翻了,资本主义的对垒方自然就是合适的合作对象,而且中国是东方大国,地大物博,怎么着也比加纳强。

事实上向中国寻求帮助的做法,算得上是加纳领导在困顿之际做出的无奈选择,不过好在他赌对了,中国并没有辜负他的期望。中国和加纳在1966年正式建立外交关系,相关的援助活动也在七十年代陆续提上日程,除去基层设施建设,合作范围还包括经济、贸易等多个领域,出钱出人出技术。如今的加纳早就摘掉了不发达国家的帽子,出口农贸产品和矿产资源,旅游业也蓬勃发展起来,国家面貌日新月异,民众脸上容光焕发,当初那种衣不蔽体、食不果腹的生活状态,早就成为消散在历史长河中的过去。

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,立国之恩又该如何报答?加纳民众不是忘恩负义之人,除去积极发展国计民生,还清在中国这里欠下的贷款,他们也投桃报李,在多个领域回报中国的慷慨解囊。2001年中国参加国际会议,申请加入WTO国际世贸组织,出席会议的加纳代表积极响应,不仅多方阚璇,也投下了宝贵的赞同票,让中国得以进一步亮相于世界民族之林。我方领导感觉到加纳的诚意,免除了对方将近4300万美元的欠款,将所有的经济援助都改为贷款,免收利息。而加纳这边见中国有所行动,也再次加码,送给中国一份厚礼,也就是上文中提到的境内铝土矿的优先开采权。

加纳的铝土矿资源在全世界都享有盛名,含量丰富,质量上佳,经济价值极高。21世纪是现代化工业飞速发展的时代,各国对铝矿资源的需求量不断上升,想要来加纳分一杯羹的国家不计其数。而加纳并没有待价而沽,反而将这个权力作为礼物送给中国,因为他们知道中国铝土资源有限,需求量和自我供应能力不成正比,而且加纳提出的优先开采权指的是加纳境内所有的铝土矿资源,实际价值不可估量,在不受外力干扰的情况下,中国可开采的铝土矿总储量有几十亿吨,可以获得高达5500亿美元的潜在效益。

而且这些铝土矿对于我国来说意义重大,要知道在刚刚进入21世纪时,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故技重施,或哄抬铝土物价,或强行禁止资源出口国和我国进行交易,以达到干扰威胁我国工业发展的目的,而加纳献上的铝土矿开采权,正好解决了我国的燃眉之急,同时也是在顶着多方压力帮助我国,可谓是你来我往善始善终。所以不管是考虑实际的经济所得,还是衡量两国之间历久弥新的深切友谊,这一次资助加纳,中国没有帮错人,而免除历史欠款的决定,也是绝对的稳赚不赔。

报答春光知有处,应须美酒送生涯。中国和加纳之间的友好往来被传为佳话,也证明中国合作共赢的对外交往法则确实言之有理、行之有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