围绕石油减产及俄罗斯问题美国和沙特相互指责

以沙特阿拉伯为首的石油输出国组织(OPEC)成员国与俄罗斯等非OPEC产油国近日决定大幅减产石油,引发美国不满。连日来,美国与沙特相互指责公开争论,口角之争愈演愈烈。

由23个国家组成的OPEC+产油国联盟于10月5日的维也纳会议上决定自今年11月起大幅减产,在8月产量基础上将月度产量日均下调200万桶。10月3日至7日,国际油价因减产消息创下自今年3月中旬以来的最大单周涨幅。产油国联盟减产挺价令美国十分不满:会前,美国敦促OPEC+成员国不要继续减产。会后,白宫表示“失望”,指责OPEC+此举相当于和俄罗斯结盟。美国总统拜登警告,沙特做法“必有后果”。

13日,沙特外交部在一份详尽且罕见的官方声明中为OPEC+减产辩护。这个全球最大产油国之一和最大石油出口国说,减产协议绝非在地缘政治冲突中“选边站队”,而是基于石油市场现状、由全体OPEC+成员国一致同意的决定。就美方指责沙特支持大幅减产是“站队”俄罗斯的说法,沙特外交部表示“完全反对”,坚称这一决定“纯粹出于经济考虑”。

沙特外交部同时证实,美国政府曾要求沙特等主要产油国把减产计划推迟一个月。声明称,沙特政府“在与美国持续协商过程中表示,所有经济分析都显示,如果按照(美方)建议,将OPEC+的(减产)决定推迟一个月,将给经济造成负面影响”。

这一说法同时被美媒印证。就在沙特外交部发布上述声明的前一天,美国《华尔街日报》援引知情人士的说法报道,在OPEC+作出石油减产决定的几天前,美国官员曾要求沙特及其他海湾产油国将减产决定再推迟一个月。但沙特方面认为,拜登政府提出这一要求,只是因为担心在美国11月8日国会中期选举前这段关键时间内油价继续飙升,严重打压支持率。沙特对美方要求予以“直截了当”的拒绝。

沙特外交部在上述声明中断然否认“沙特在国际冲突中站队”、“出于政治动机反对美国”等说法,强调沙特方面“对歪曲沙特保护全球经济免遭石油市场波动影响的崇高目标”的任何言行予以拒绝,并强调“解决经济挑战需要非政治性的建设性对话,明智和理性地考虑所有国家的利益”。

该声明发出不久,美方开始反击。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约翰·柯比说,美方在协商过程中向沙特提供分析报告,指出大幅减产石油可能有损世界经济。“分析表明削减生产目标没有市场基础,他们完全可以轻松地等待下一次OPEC会议,看看市场走势。”柯比还不同寻常地对沙特说“重话”,指责沙特明知减产石油会“增加俄罗斯收入并影响(对俄)制裁效果”却仍支持大幅减产。

柯比还声称,部分OPEC成员国私下与美方沟通,沙特向几个产油国施压,要求对方支持减产决定。

当被媒体问及产油国联盟内部的不和时,沙特外交国务大臣阿德尔·朱拜尔表示对这些讨论不知情,但强调减产会议上各国的官方投票结果是一致的,“底线是每个人都同意。”朱拜尔此前还曾公开回应,沙特支持主要石油国减产并不想伤害美国,而是想稳定全球市场。

美国多名籍国会议员呼吁对沙特采取惩罚措施,包括暂停对沙特军售等合作。白宫此前表示,拜登清楚意识到需要“重新评估”美国与沙特的关系。

拜登13日说,美方即将就减产决定与沙特对话。美国务卿安东尼·布林肯同一天说,美方对沙特支持减产立场“深感失望”,认为对方做法“短视”,正在“审视”沙特做法对两国关系的影响。“总统已经表明,这一(减产)决定一定会有后果。我们正在评估此事。”

OPEC、美国能源部和国际能源署本周都下调了对2023年的石油需求预测。

OPEC 10月12日下调对全球经济增长和原油需求的预期,为减产决定提供依据。在最新月度报告中,OPEC将2022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速预期下调46万桶/日,至264万桶/日;将2023年全球原油需求增速预期下调36万桶/日,至234万桶/日。这是该组织自4月以来第四次下调世界石油需求增长展望。

美国能源部周三公布的预测显示,明年美国的石油消费仅增长0.9%,低于此前预测的1.7%;全球石油消费预计上涨1.5%,低于此前预测的2%。

国际能源署也在最新石油市场报告中调低了对2022年和2023年的石油需求增长预期。该机构表示,2022年以来,石油需求增幅逐步下降,今年第四季度估计比去年同期每天将减少34万桶,2022年全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仅为每天190万桶。国际能源署还将2023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到每天170万桶,比上次预测低了47万桶。

由于全球需求前景走弱、经济衰退担忧再次打压市场,国际油价本周持续走低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